Responsive image

时装

Responsive image
时装
您的位置:赢彩彩票电脑版官方 > 时装 >

关于“独立出版”的三个逆袭故事

  在“纸媒衰退”新媒体崛起的时代,独立出版物仍旧是值得尊敬和保护的。对于创作者来说,独立出版物不受现实因素的桎梏,有的只是自由的创作方式和态度。然而,这种看似有悖于资本逻辑的文化商业模式却在近几年于市场中慢慢展露头角。各中奥妙,还等本期独立撰稿人一万为你解答。你因为什么原因开始关注独立杂志呢?看完文章也和我们聊聊吧,留言区见。

  在近期的2020年春夏巴黎时装秀上,巴黎时装品牌Études发布了和维基百科联名的“扩散/错觉”衣服系列。他们借用这个世人皆知的开源信息形象,结合衣服多层次的扎染、编织等工艺,直白描绘本季关于现代生活和地缘政治之间,开源与封闭对立的深层主题。

  Études喜欢用编辑思路的方式来创作带有当代艺术气质的服装。2014年秋冬的那次“World Talk/世界语”抽象主题就好惊艳,而现在终于找上在线开源百科全书英雄动起了真格。Études以极其简洁明了的视觉,轻柔地述说身边社会的现状。他们使用欧洲旗这么明显的政治视觉,比戏谑东欧巨变时代的Vetements和Gosha Rubchinskiy,亦或玩德国移民身份的GmbH要早多了。当你私以为Études只是一个时装品牌的时候,整个基调都错误了。

  法国艺术家Aurélien Arbet和Jérémie Egry在2007年以JSBJ出版工作室的名义,以及新鲜的策划题目进入人们的视线。随后他们创办了Études Books,出版当代摄影书籍。两人的审美眼光独到,用类似克莱因蓝的一种蓝色作为自己特定的强烈视觉符号,出版了一系列以这种蓝色布料为书封面的摄影书。并且贯通了至此之后十年的出版系列,今年三月他们发行了该系列第20本摄影书。

  2012年,在发展得顺风顺水的时段,文艺青年在时装周上惊现了新品牌Études!这是Études与服装品牌Hixsept合并而成的Études Studio。Aurélien和Jérémie将自己以往的编辑眼光扫向了更大众化的服装领域。Études由六位男士共同运营,他们将艺术与时尚完美结合,曾经的世界语,再到与多位视觉艺术家合作的印花再到如今的维基百科,都证明了Études从一开始就遵循的创作方向——通过多样化但又截然不同的内容,反映且融入当代景观。

  我曾和他们打过交道,发现团队很小,但亲力亲为又分工有序。这是独立出版人士值得学习的工作方式。在其官方网站首页从未变更的品牌解释中,已直白地道出个中方法论:“这种多元的实践强调实验和协作。团队的集体愿景通过参考、方法与媒介这三者的流动融合得以体现。”在才华的背后,是理性的秩序让前者变得强大。Études呈现了独立出版人灵活的思路,超然于纸张之外。

  回到最基本的概念问题,何为(当代的)独立出版?简而言之它是大印量出版之外的小众出版,你可以从中看到各种天马行空的甚至还有“无聊”的自由编辑。最开始它是在1960年代以艺术家书的形式出现的。当时没钱没资源办展览的艺术家,通过书本的形式表达自己的概念和思考。时局的失意成就了新的艺术作品,独立出版发展成为不同于展览和不可重复的艺术品的另一种媒介,它是流动的且被赋予了政治抱负——一种廉价的,可以被更多人接触和拥有的东西。

  纽约的独立非营利机构兼超级书店Printed Matter, Inc.,从1970年代一直致力于推广和发行艺术家书。书店常年向全世界征集并寄售艺术家书和zine,他们拥有世上最大藏量的艺术家书和zine,快接近2万种。其实为了赚钱就不会选择他们,创作者以进入这间独立出版的圣殿为傲。

  我曾在2017年被他们选入了一本zine,这就是最幸福的结果:能在店里和全世界的同类一起被展示。那时就觉得这件事情已经完结,上周却突然收到Printed Matter的电子发票,告知被买走了一本,得到等同一个牛肉汉堡钱的几美元回款。Printed Matter的人手不多,依然以人性化且有悖资本主义利益的方式管理巨量的“怪咖瑰宝”,这完全是出于对独立出版的绝对尊敬和保护。

  几经改址,Printed Matter新店坐落在十一大道231号。这里还是大苹果的出版艺术风暴中心,常常举办和书有关的,各种面向公众开放的展览、讲座、签售和放映等活动。一家书店岂能兜住Printed Matter的民主共享野心,他们在2004年创办了第一届纽约艺术书展,从2006年那一届有媒体记录的6千访客和40家参展方,发展到2015年有35000人次流量以及370多家参展方!

  如今纽约艺术书展已经成为关于zine和艺术家书的全球最大书展。为场地方MoMA PS1美术馆带来超过一年平时加起来还要多的访客量。而逐年增长的展位费收入和首日预览门票收入回流成为机构运营资金。该书展的良性发展势头成为全球各大城市的楷模,由当地独立出版机构携手本地美术馆的共赢模式被复制,名为“某某城市艺术书展”的独立出版书展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中国现在每年就有art book in China北京艺术书展和Unfold上海艺术书展如火如荼地互相进行着。

  如果说独立出版给人资本不足,市场格局较差的感觉,那远在西班牙的Luis Venegas真的是要咧嘴大笑了。在近十年来,Luis一人独扛出版人、融资方、主编、创意总监和编辑多职,创立《Fanzine137》《Ey! Boy Collection》《The Printed Dog》多本涉足时尚、摄影、宠物多领域的纸质刊物。凭借自己浸淫在时尚界多年,人缘超好的社交名媛资历,Luis不仅获得为时装设计师J.W. Anderson及其同名品牌,还有奢侈品牌Loewe制作品牌刊物的机会,同时又从这些工作里积累更多人脉。

  所以变装时尚杂志《C★NDY》的出现既意外,又是意料之中的事情。Luis火力全开,拉拢全球顶级摄影师和时尚团队为《C★NDY》撰稿,将大牌明星、变装人士和变性人群混在一起拍摄和采访,演绎出一本豪华变装版的《Vogue》和《名利场》。女星Lady GaGa和Miley Cyrus的大胆封面,男星James Franco和导演Xavier Dolan的角色扮演只是一次次陪衬,变性模特们个性化的真性情演绎才是Luis的诡计重心。

  美国真人秀《RuPauls Drag Race(鲁保罗变装皇后秀)》让大众了解到变装人士和变性人群体自信、才华且幽默的一面,而《C★NDY》则让此少数族群尝试到自己同样拥有可以登上《Vogue》的资历。

  独立出版让人前仆后继的原因,就是这样,只要你有才华,特点,好运气,甚至迥异的商业思考,都能在有限的现实条件里逆袭成功,获得胜利——自我的胜利。

Copyright  2008-2019  赢彩彩票电脑版官方|赢彩彩票网官网网址
 
                                                         

浙公网安备 33020902000118号